Nidhogg…我在过去,以后会回忆的过去

1 last hour
8 paradises

The Two Towers

当我看了最近发生的许多事情,
说出来的人无论以什么方式都会被嘲讽、打压、冷眼相对、厌恶、甚至威胁。

有这么些人,被称作“疯子”,患有诊断出的广义上的精神病---抑郁症或更多。

他们被同类描述为 “孤独”,总在正义的仗里打单枪匹马的招,
能力大的,将对手强硬的防护壳撕烂个口子,
能力小的,则碎成万千霜硎下背道而驰的渣子。

而当他们都以不惜代价为目的去争取正义,社会强大的“高地”又可以以千丝万缕连着的关系去挖苦他们身边在乎的人。

这时,一些就变得不敢了。

就算终于有人出声了,怀揣正义的弱小也只能旁观,心里默默为其打气,暗里力所能及。

可就是有人不能明白,还不在少数。

民族,是需要灵魂的。这...

无一剩余

Greenland岛的乔治:

想过要写点什么,却一直下不了手。

到底是我的原因,还是原因里的它们?

而又是否该拘泥?

不,路过者一号的底线与叛逆---属于隐忍与放弃,自由和追逐。

哈,那便就这样罢。

6 Degree Celsius

  路过者一号今天很是难受,因为早上ta成绩出了,一个从未考到的低分令ta怀疑起了自己的生命。

温度如题,寒风凛冽,了无羁绊,ta一直想,如果ta的母亲真的在电话里说出“可以。”,ta真的一跃而下。

早上的吵架和冤枉令ta火气却委屈,ta从不编造和算计,却被最亲的人想成了这副模样。


其实真的没有什么牵挂,ta,独来独往,外来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同ta?


小雪后的第一次温度骤降,ta在参加高中最后一场运动会,走过学校,Crawling的acoustic版一直循环在脑子里,ta并不想得到自己给予的救赎。


在校门口下车后的瞬间,ta意识到自己水杯落在车上,刚急...

路过者一号烦恼

自己是否愿意为了什么而付出吗?
Even it is only a tiny bite of the windy cloud?

ta哭泣,无力,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Will u? My dearest darling dear...

Before the start

当一个故事只有一个主角时,会不会太过普遍?

这就是路过者一号在内心焦躁地胡乱徘徊被这个题目吸引的原因。

那时窗外是阴雨淅沥后惹人烦恼的干燥,雨水会和着泥巴在裤腿鞋面上留下圆形的污垢,紫外线透过突然稀疏的云层烤在身上,皮肤闷闷的热疼,仿佛吸收了所有能量,要点燃心里那团枯草般爆裂开来。

很显然,路过者一号烦恼很重,积郁很久,无法放松。

扑在桌旁,没什么动静。

桌子是架课桌,摆放在有很多窗户的教室倒数第二列,桌上堆满了课本纸张,有个很大的水杯,和两件外套。教室属于某个高中学校,下了最后一节课后的空期一小时,同学各做各的事。运动会前期,训练的,打球的全走了,空旷无比。几个擅长学习的闲聊着,衬...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In me, past, present, future meet,

于我,过去、现在和未来


To hold long chiding conference. 

商讨聚会 各执一词 纷扰不息。


My lusts usurp the present tense

林林总总的 欲望,掠取着我的现在


And strangle Reason in his seat. 

把“理性”扼杀于它的宝座


My loves leap through the future's fence

我的爱情纷纷越过未来的藩篱


To dance...

© Fawkes街的波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