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dhogg…我在过去,以后会回忆的过去

Before the start

当一个故事只有一个主角时,会不会太过普遍?

这就是路过者一号在内心焦躁地胡乱徘徊被这个题目吸引的原因。

那时窗外是阴雨淅沥后惹人烦恼的干燥,雨水会和着泥巴在裤腿鞋面上留下圆形的污垢,紫外线透过突然稀疏的云层烤在身上,皮肤闷闷的热疼,仿佛吸收了所有能量,要点燃心里那团枯草般爆裂开来。

很显然,路过者一号烦恼很重,积郁很久,无法放松。

扑在桌旁,没什么动静。

桌子是架课桌,摆放在有很多窗户的教室倒数第二列,桌上堆满了课本纸张,有个很大的水杯,和两件外套。教室属于某个高中学校,下了最后一节课后的空期一小时,同学各做各的事。运动会前期,训练的,打球的全走了,空旷无比。几个擅长学习的闲聊着,衬托无事可做的路过者们,又也许是唯一的路过者,无比浅薄。

路过者一号没什么抱怨的闲心,ta在烦恼,而那胜过一切。所说的一切中,包括着ta本该去做的事——为过复习,复习,再复习。

可ta没有,ta的身体什么都不让开始,于是ta烦恼,急剧要裂开。

幸好,这个题目出现了,灵光一现,排在ta眼前。

一个主角的故事很普遍,但每个都特别。

路过者一号觉着,自己就是那特别的故事来源。

评论
热度(5)

© Fawkes街的波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