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dhogg…我在过去,以后会回忆的过去

6 Degree Celsius

  路过者一号今天很是难受,因为早上ta成绩出了,一个从未考到的低分令ta怀疑起了自己的生命。

温度如题,寒风凛冽,了无羁绊,ta一直想,如果ta的母亲真的在电话里说出“可以。”,ta真的一跃而下。

早上的吵架和冤枉令ta火气却委屈,ta从不编造和算计,却被最亲的人想成了这副模样。


其实真的没有什么牵挂,ta,独来独往,外来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同ta?


小雪后的第一次温度骤降,ta在参加高中最后一场运动会,走过学校,Crawling的acoustic版一直循环在脑子里,ta并不想得到自己给予的救赎。


在校门口下车后的瞬间,ta意识到自己水杯落在车上,刚急忙呼着等等,ta的父亲一脚油门就开动了车--如此的aggresive,如此的,令ta感到悲凉--ta的存在荒谬到了这地步已经。


ta无法抑制的悲哀炸在胸腔内,泪水蓄满眼眶,就是没流下来,嘴角嘲讽的弧度就是放不下。


在figid的喧闹里,ta觉得自己轻到可以起飞,因为ta无法怪罪自己,ta在该进步的地方进步了,可前边儿的俩parts发挥失常--自己可以接受的失败,父母,那些没有替ta努力只为ta paid costs的人无法接受ta的失败,用金钱来衡量一切。


但ta没有办法,依旧acted像个平常的ta,路过了一整天,但意外的,今天真的很不错--寒冷可以带出人们很多无法控制压抑的天性,那些他们本来的自己。通常是更好的一面,因为火气消散在低温里,寒风让学生的关联贴近,算是同个种族的共同话题,抵御寒冷。


中午和ta的一位朋友去吃了石锅拌饭和寿司、味增汤,朋友下午有4*100米的预赛要跑,所以ta提议朋友该睡一觉,然后期间好好看了看些文字,当然,纯粹的消遣。


下午很顺利,其实ta今天未同另一朋友碰面,但真的体会了一把高中生该有的呐喊,奔着穿梭绿茵足球场,看跳远,跑步,跳高,和许多不曾搭话的同学有了有温度的对话。

所以,路过者一号并没有那么的轻飘了后来,ta突然不那么想直接放弃了--


也许吧,将来。


那该被抹去的失去生命,不知不觉淡了痕迹,ta似乎能开口同“不可思议”父母只言片语了,不过那是明天的事情。

评论
热度(5)

© Fawkes街的波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