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dhogg…我在过去,以后会回忆的过去

Hero Bruce/Errol

Chapter 3

走廊里亮着晕黄的灯,两侧都是紧闭的褐色橡木门板,地上铺着墨蓝色的斜毛地毯,似被夜色染浓的鸢尾原。

Bruce越走越快,最后直接跑了起来。对立党的孩子?不像,Alfred从不做这种莽撞的事,把自己失误的安排在与他们相关的隔间里......那么除了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安危,Bruce实在想不出还有什能让Alfred如此失态?......Errol......确实没什么印象啊,可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未谋面的男孩那么好奇?他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像海浪卷涌似不受控制的加快,虽然他自己也甚是不解,但这绝不可能是因为体力消耗而引起的。

多久了,这种激烈的情感没有出现过了?他左手不自觉地捂到心脏前。

————————————————

火车马上就要启动了。

Andy又重重的的拍了拍Errol的肩膀(痛使Errol在后来的半个多小时里一直在揉肩膀),招呼Errol赶紧上车。

当Errol走到最后一蹬楼梯时,忍不住回头望了望自己的舅舅,却没想到他舅舅突然在站台上跳了起来,对他喊道:"回见,小鬼头!找到小女友后记得告诉我,噢!"只见他舅舅由于动作太大扯到了自己的腰,呈现出了一个滑稽无比的姿势。Errol没忍住,噗的笑了出来,他向舅舅招了招手,就转身踏上了最后一阶。

然而,他没注意到拐角处正走来一位着装酷似英国老绅士的人,一头就撞上了他的胸膛,更不巧的是那里还揣着一块怀表。Errol弹开后捂着泛红的前额说了声对不起,刚被自己理好的头发又乱了,散在额前遮住了视线,所以就没发现Alfred脸上刹那闪过的震惊。不过马上,Alfred就整理了表情,弯了弯僵硬的嘴角朝Errol点了点头,踱步下了楼梯。Errol看着那迅速离开的背影,心底涌现了些许熟悉,难道在哪里见过吗?他没多想,便往自己隔间所在的车厢走去。

Alfred在离开站台后才急促的呼吸了几口空气,越来越暗的天色映着身后的高灯忽远忽近,厚缭的雾气渐渐将起伏不息的眼眸浓笼起来......原来真的是他......

—————————————————

Bruce前脚刚离开,后脚Errol就踏进了隔间。
火车这时已经启动了。

隔间内亮着柔和的壁灯,地上铺着印花绒毯,两张不大不小的床贴于隔间两侧,深褐色的核桃木床柱与淡黑色的棉质被窝感觉很舒服,中间留出了一条够两人并肩走过的过道。床头置着床头柜,Errol打开自己的那个一看,必备的呼吸器和抑制急性过敏反应的药都有,几本有关于天体物理学和矿石的书还摆在一旁,这学校还真是把人什么都调查了一遍......于是,他心安理得的拿起了一本叫做《矿石全解---你不知道的秘密》的书,揉着肩膀走向了躺椅,蜷起腿靠在了椅背上,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窗外的雪一直未停,全黑下来的夜色分辨不出松林的轮廓,室内的柔光却飘了出去,好似悬空缀了几只灯笼。

屋内暖气缭绕,不一会儿,Errol进来忘记脱去的大衣就穿不住了。最终,在一番思想搏斗的输赢结局下,他极其不愿地放下了爱书,将它倒扣在椅面上,起身脱去了外套。走到衣架面前时,突然发现上面已经挂着一件外套了,于是乎,才意识到这隔间里是放着两张床的,才意识到原来这间房里应该还有一个人在......不过火车都行驶有一会儿了,另一个男孩理应呆在隔间里了啊?他望向了自己床左边床的床柱,烫金的名牌嵌在里面。

Bruce Wayne

Wayne,有点耳熟啊。Errol沉思了一下,醍醐灌顶,这不是某个巨型企业的名字吗?接收了片刻后,Errol耸了耸还痛着的肩膀,呲着牙走了回躺椅继续看书,Uncle下手实在是太狠了啊......

评论(7)
热度(15)

© Fawkes街的波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