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dhogg…我在过去,以后会回忆的过去

Hero Bruce\Errol

Chapter 5

略暗的房间内,Bruce十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游走,双眼盯着屏幕,眉微皱。最后,他好像是放弃了什么似的,无力倒在椅背上,将脸埋进了手心。

到底是错过了什么?

住址,经历,过去的学校,居住的地理位置......一切是那么的如常,却没有一处是和自己重叠的。可为什么就那么熟悉,好像那名字早已浸透了自己的生命,只是差一点勇气就脱口而出。

所以,这令Bruce感到非常的怪异,如果连Wayne家族的内部网络都没有什么痕迹,那么必定是连家族也想隐瞒的秘密......

" Oooh...screw it..." Bruce头痛地呻吟了一句,事情好像比自己想的要复杂许多......

--————————————————————————————

当Bruce迈出“密室”,走到控制室准备离开时,突然感觉有一道目光盯着自己,强烈且充满恨意,使得他不得不抬起头望向了背向自己的几个人,他们依旧忙得不可开交,没有一个人转过身过,而那道视线也悄然散去了。

Bruce抿了抿薄唇,假装不经意地捋了捋头发,将抬头的举措不动声色地掩盖过去,淡然地转身,推门,跨了出去。就在自己转过身后,那视线又回到了自己背上,只不过未停留多久就被厚重的门板挡回了室里。

不会错,的确有人通过晶屏反光看着自己,那么浓烈的不友好未免也太明显了一点吧。Bruce苦笑了一下,那么快啊,还没到学校就有敌方了,又打破了过去的记录。不过好像控制室里的人比来的时候多了一个......

Bruce在还没走到自己车厢时,就听到广播里开始疏散正在赏极光学生回到自己的隔间,好像离列车行驶道路比较近的一座雪山有迹象会发生小型雪崩,可能会击中最后的观赏车厢,但大家不要担心,前面的车厢不会有任何意外......而此时走廊里已经出现了较多的学生了,可想而知这条广播在自己从控制室出来以前就播过了,也许,Errol Mayer已经回到隔间了也说不定。

本来还想与那个男孩有一个比较正式的极光下的初见,现在只有是在隔间里问好了。虽然正努力忽略,但Bruce心中还是生出了那么一小小点懊恼。

--—————————————————-————————————

在露天车厢站久了的Errol在意识到了深深的寒冷后,移步到了最后一节车厢。

在找到自己在沙发旁的名字卡时,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车厢的最后方,自己在最后一排,而Bruce Wayne的名卡也同自己的摆在一起。

其实最后一排与前排的摆位是不一样的,这的沙发是背对着其它排的,方便于直接观赏到后方全透明玻璃墙外的沿路极光,是最好的位置了。怪不得自己已开始在进门处没有发现这一排。而这儿的沙发又是单列,所以很宽敞,也很温暖,酒红的皮革在暖黄的柔光下呈现出一种微醺的醉意。

Errol坐下后,靠着沙发,静静地望着远方出神,旖旎的极光在夜际徘徊,好像妈妈拥抱自己,要将自己揉进怀里,恍惚间,闻到了一缕淡淡的香,倒进了迷蒙中......





Errol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睡着在了沙发上,头又昏又沉,完全开不清东西,随后,又使劲甩了甩脑袋,才回忆起自己好像在闻到了某种香味后就失去了意识。他努力撑起自己站了起来,发现车厢里一个人都没有,难道就没有人发现自己吗?捡起落在沙发一旁的毯子,才想起这耐人寻味的位置摆放。

在走到车厢大约中间位置的时候,车厢竟然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好在Errol及时扶住玻璃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可紧接着,一声轰鸣爆发在了车厢上方,Errol来不及细想,只是本能的往前奔去,电光火石间,就在Errol跃向倒数第二节露天车厢的第一只脚刚落地,最后一节车厢就被狂暴的剧雪给淹没了。

此时,Errol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往前冲。可跑着跑着,自己的呼吸却一滞,"...come on...for God's sake...",可惜事与愿违,自己的哮喘竟然在这种生死攸关时发作了,往兜里一摸,才想起自己没穿外套,呼吸器落在了房间里......无力再埋怨自己的疏忽,Errol秉着最后一口气继续往前跑,视线越来越模糊,就在快要到达倒数第三节车厢的入口时,自己终于撑不住了,窒息感如潮水般涌来,自己难受的憋出了泪水,轰鸣声渐渐变小,慢慢陷入了深黑。

"Errol !!!"

是谁在叫自己的名字?

Errol感觉自己被强硬地扯进了一个怀里,轰鸣声又一次在耳边变大,可身上却没有预料中的压迫疼痛,就连呼吸器也被塞到了口中。

"Breathe, Errol, Breathe..."冷静的声音在Errol耳边流放,可无论Errol多么努力地想要看清那个人的面孔,眼前依旧模糊一片,最后完全变黑了。

Bruce在探到怀中Errol的呼吸终于恢复正常后,松了口气,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当看见Errol倒在将要被掩埋的车厢边缘时,心里好像有只困兽在咆哮,竭力撕扯着束缚的禁锢,就连刚才的声音也压抑着颤抖。

可此时,Bruce晃动的目光归为了平静,带着寒气犀利地在发生雪崩的山测扫视了一下,又望了望周围的地界,山群很密集,雪崩极有可能是人为的,因为Bruce的直觉不相信被雪如此准确地覆盖的车厢是一场巧合。


评论(3)
热度(27)

© Fawkes街的波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