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dhogg…我在过去,以后会回忆的过去

Hero Bruce/Errol

Chapter 6

有一捧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伸出手却碰不到......漫无边际地游到了那不勒斯,那蔚蓝的光影却透着加勒比海灼热的气息,水声在耳边响起,轻轻涌着额头,还有一股好闻的香......

等等,为什么还能呼吸?

Errol猛然睁眼,一下子就弹了起来,把坐在Errol床沿俯身将手放在Errol额头试温的Bruce吓了一跳,还来不及向后躲就被Errol硬生生地撞上了脑袋,自己的手夹在两人额头之间有一种破碎的感觉......

而Errol也好不到哪儿去,当自己坐起身的瞬间就已经后悔万分了——自己的头像是被闷住了一样,大脑被拿了出来捏成另一种形态后又被粗暴的塞了回去,眼前一阵天花缭乱,像是现在才沉入大海,脱力,无法自拔。

Bruce在被撞后的一瞬间感觉Errol整个人像毛绒熊被抽走了力气般向下倒去,条件反射地伸出另外一只手托住Errol的后颈为他缓冲。

当Errol落回枕头后,看着他紧皱的眉和更加苍白的面孔,Bruce没由来的一怔,心脏此刻正反常地抽动,眉头不受控制的皱起。

"你还好吧?"连语气都带上了一股苦涩。

深夜,或者说,是窗外的狂风暴雪呼啸的暗无天日,窗上蒙了一层雾气,缭绕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真实。隔间内就亮着一盏壁灯和一盏台灯,暖暗的空间里好似时间不再流逝,只剩下轻轻浅浅的呼吸此起彼伏。

Bruce伫立在Errol床边,有些愣地不知所措。

待Errol渐渐缓过来后,发觉床边的男孩儿一直盯着自己,耳尖没由来一烧,染上了些许绯红,在他苍白的脸庞边显得格外可爱。

轻咳了两声,渐渐回忆起来昏过去前非常模糊的片段,温热的温度好像一直弥留在被扯过的手臂上,Errol又抬眼望了望面无表情的男孩儿,无奈在心里叹了口气,诶,还是自己先迈出一步吧……

“不太好……不过,刚才谢谢你,我叫Errol。”扬了扬嘴角,Errol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扯出一个淡淡的笑,伸出了依旧无力的右手。

Bruce无声叹道你当然叫Errol,不然我刚刚才不会去冒险……伸出左手,柔柔地握了握Errol修长苍白的手掌,还了一个同样淡淡的笑,但显然眼里的笑意更浓些,“Bruce Wayne,很高兴认识你。”

而当触到对方后,Bruce眼里的笑意褪去了一大半,Errol的手依旧灼着不明的滚烫温度,手心也没有一点湿润的迹象……看来吃了的药还没发挥出作用。

擅自将Errol的手牵起后塞进被窝,转身走向躺椅翻找散落一堆的医药用品,背脊紧绷,黑色的毛衣都在暗黄的柔光下刀刻般的棱角分明。

Bruce翻翻找找,几秒后抽出了一薄片,站在花桌旁果断一撕,拿出了一片蓝色胶体后又朝Errol走来,每一步都稳得要命。

这次换Errol发愣了,有些瞠目结舌地望着Bruce俯身缓慢将蓝色胶体敷上自己额头时指尖微凉的温度,好像暮色里的海浪缱绻,拂过好久没被露水浸润过的果实,却又透着护意。他紧抿薄唇,额前垂下的卷发犹如涣散里的光,竟然在连Errol自己都不记得持续了多久的长期压抑中第一次感觉到了放松,自己好像失去了重力的束缚,浮了起来……

而后,Bruce又起身端过杯温水让Errol喝了再睡,断断续续说了些什么Errol已经听不太清了……

Errol的脑袋又开始晕乎了,晃晃悠悠,Bruce卧在对面床边上准备熄灭最后一盏台灯,朦胧中,Errol自己眼前闪现了好多与之重叠的幻影,却可怕的熟悉……

隔间内两个少年熟熟地睡去,窗外雪依然冷劲地飘着,也许连他们自己都想不到,无意识中,对方都已踏入了各自的梦境,不知道何时就已经习惯的浅眠在今夜弥漫起了安然……

晚安~



评论(4)
热度(25)

© Fawkes街的波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