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dhogg…我在过去,以后会回忆的过去

Hero Bruce/Errol

与正剧设置和现实世界完全不沾边,纯属脑洞。。。

------------------分割线-----------------
Chapter 1

今年的第一场大雪下了整整一夜,Errol家的宅子周围的冷杉被盖上了厚雪,只剩下粗糙的树干立在风中,庭院里也都白茫茫一片。唯一使这一切看起来不像一幅画的只有此时此刻从几米高的院门驶出的黑色迈巴赫,亮着驱雾灯,稳稳前行进被风雪朦胧的公路。

车的后排坐着一位栗色头发的少年,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黑色的打扮,奇怪的是他旁边的车座上放着一捆靛蓝的鸢尾,几片长叶依旧簇拥着花瓣。他头静静地靠在窗边,盯着泛雾的玻璃发呆,呼吸带的水汽使它更加模糊不清,基本看不到窗外了。开车的大叔是少年的舅舅,下巴留着浓密的胡子,块头不小却令人安心。不过他此时眉头微撅,盯着前方的目光会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睹一眼少年,好像生怕在少年突然打开车门滚下去时,没有及时停车而让沉重的车轮如履厚雪一般碾过少年苍白的身躯。

幸好在车缓缓停下前少年没有作出此类过激行为,但这并不能说明舅舅的想法完全是无稽之谈,他想,如果自己在这年纪发生了这类事情,突然跳车恐怕已经算是小尝试了。

车子停在一片还算平坦的山坡旁,山坡上隐约有几块石头伫立在厚雪下。这里是Kainya墓园,Errol的妈妈长眠于此地。

少年在车停下后久久没有动弹,久到有一刹那舅舅差点一个后旋转去探探Errol的鼻息以来确定他是否还活着。只是在他冲动爆发的前一秒,少年终于将头从窗边立起,又慢慢理了理自己的领子,解开了安全带扣,捧起身边的花打开了门。舅舅愣了愣,在少年下车后才如梦初醒的迅速跃下车,绕道车厢后拿出一把巨大的黑伞,跨到少年身后撑开了它。

他们沉默地走在墓园间的空隙处,被大雪掩去的小径令少年恍惚他会不会根本找不到墓碑,然后在温暖的被窝中被妈妈唤醒,闻着甜甜的热巧克力发现这只是一个荒谬的噩梦。只可惜他依旧一深一浅地踩在雪里,不论怎样握紧拳头让骨头僵得生疼,鼻尖飘来的还是鸢尾香,身体还是感到无尽的寒冷。

似是耗光了所有时间,两人的身影终是停驻于了一块大理石。Errol轻轻蹲下,将不曾带手套的掌心贴在了墓碑之上,仿佛要用自己那微弱的体温将冰雪融化。舅舅望着外甥孩子气的举动鼻尖一酸,心脏像是被掐了一把似的钝痛。Errol在自己的手心已完全没有知觉后才抚去了碑上剩下的雪,他凝视着母亲的名字,安然地俯下身,落下一个淡淡的吻,就好像是过去每一夜睡前母亲给予他的吻一样。"I love you mum."Errol在碑旁呢喃,随后放下了一直抱在怀里的那捧鸢尾,站起了身。

雪又开始飘了。走了几步后Errol突然一阵轻颤,蹒跚着像要倒下,Andy上前一把扶住了他的肩膀,"我没事,舅舅,只是刚刚站快了有些不适应。"说完,Errol 依旧低着头,凌乱的雪花调皮地划过他碎软的发梢。
"那我们走吧,天越来越冷了。"看着外甥往前走时依旧轻颤的肩膀,Andy最终还是仰起头,眼里苦涩的泪水直到盈满眼眶才漫出边际。他不知道为何上帝做出如此残忍的决定,让自己的小外甥经历那么多悲痛,他曾今的笑容像极了五月温暖的煦阳。

雪越下越大,狂风呼啸,视线模糊。黑色迈巴赫没有沿原路返回宅子,而继续没入反相的远方,事实上,今天也是是Errol揭开Bytine私立学院上学的开始。


评论
热度(17)

© Fawkes街的波特 | Powered by LOFTER